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信箱』scxwgb@126.com :: 『网域实名』上蔡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重阳文化之乡 >> 综合信息 >> 社会新闻 >> 正文
【字体:

程选 奉老无怨抚幼无悔
作者:记者  程…  来源:驻马店网  录入:admin  时间:2014/7/23  责编:admin

  今年已经67岁的程选是上蔡县洙湖镇程庄村人,他先后奉养了父母亲与二叔、三叔4位尊亲。尤其对他那患了偏瘫病而卧床9年之久的母亲王氏,在敬孝尊养方面可谓有始有终,而且对堂弟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女孩却悉心抚养多年,让附近村庄知情的村民钦佩不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程选曾经在外多年,但执养于“父母在、不远行”古训的程选,因为父亲身体欠安,母亲年迈,又因为富农成分没有娶上亲却又年迈无力耕种的二叔程喜、三叔程德都希望家中有所倚靠,加上程选是长子,又在几个兄弟中性情温顺,对长辈敬爱亲和。程选也知道父母与叔叔们对他的依恋,加上他砌墙垒圈、耕耙运输样样得手,是村里有名的自来通、多面手,就毅然放弃了在外挣钱的机会,购买了耕耙、播种机、抗旱及农用运输机械设备,守着责任田。每到三夏、三秋季节,他先给年迈的二叔、三叔的庄稼收割、晒场、入仓,好让他们安心、放心、开心,然后才是自家收获,并顺手帮助街坊邻居一把。农闲时节,他就加入本地的建筑队挣些额外收入。
 
  1991年,父亲有病了一年多,程选侍奉汤药,成了有名的床前孝子。父亲的医药费加上丧葬费用让程选第一次有了债务,他不得不再度外出以收破烂为业。还清了债务后,身虽健康却年届70的母亲与两个疾病逐渐缠身的叔叔都巴望着到老依靠程选。自1996年开始,二叔长期服药,且面黄肌瘦很严重,就是三天好,两天歹,成了村里人口中的病秧子、老黄胖,为他端吃端喝的,自然是大侄子程选。1999年,三叔程德因幼年时患上腿残疾被摔了一下,卧床了将近一年。从始至终,走在三叔床前的也是程选。两个卧床的叔叔还没有痊愈,母亲王氏却没有任何征兆地突发急性脑中风,从此偏瘫在床,成了头会摇、口会动的植物人,也成了程选要用心侍奉的重病号。2001年,三叔又因长期卧床不运动,随之高血压、脑血管严重堵塞,半年时间,症状越来越令人担忧,忽然在一个猝不及防的深夜里,程德因脑梗死不治身亡。
 
  在程德、程喜两位老者先后辞世的几年内,程选都是竭忠尽诚,床头行孝。他们的身后事也都是程选一个人尽力完成。两个胞弟、一个堂弟在家也好,在外也好,出钱也好,不出钱也罢,程选从来没有攀着他们共同负担。程选也从没有想过像农村实行的轮流抚养制那样让兄弟几人都搀和进来,弟弟们无论是出些钱、出些物,他都没有什么计较。母亲突然中风瘫痪,给程选出了一个床头行孝的最严肃课程:一日三餐送吃送喝,全天候擦屎把尿揉脊背,老天把这样的行孝课程整整持续了9年之久。像这样沉疴着床的病人,情绪会时好时歹,这样会让侍候床前的人更加艰难。厮守在床前的程选当然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形,却从来没有因为母亲的不良情绪而厌烦过一次,而是像个心理医生一样,以非常的耐心与毅力表现出了他的顺与敬。
 
  2013年春节前,作为农家来说,在养老行孝的义务履行完毕,自己的儿女也陆续长大成人、婚嫁之事完毕,就可以颐养天年了,这是他们作为操劳半生的人应该得到的,所不同的是,程选作为农家一员,却没有这种福分。
 
  程选的二叔程喜有个叫程宽的儿子,少年时因不服父亲偏执的管教在外游荡,三年五载地不着家,偶尔回家一次也从来没有给家里带来过一丝财富与安定,在白吃白喝几天后,还要在家里淘换些衣物之类就走得无影无踪,连个联系的电话也不留。就在8年前二叔生病在床、母亲瘫痪呻吟不止的一天夜里,一名自称是程宽朋友的人怀抱着一个不到两岁的女婴敲开了程选的家门,留下两包饼干、一包奶粉,撇下一句“程宽的女儿。”程选还没看清对方的面貌就隐没在黑夜里。当时,程宽的父亲面色黄得吓人,不久以后与世长辞了。程选没说二话,就把女婴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养到现在。
 
  2012年,在母亲逝世后不久,由于孝养亲人作息、饮食时间不定,他突然暴发了顽固性脑血管病,时时感到头晕头疼,而且手脚出现了间歇性的麻木现象。
 
  如今,当年的女婴到今年已经12岁,正在小学读六年级,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每年至少有两个奖状领回家。眼看就要上初中了,而自己的大伯却患上了病,手不能垒墙,肩不能扛重。提及此事,原本活泼玩耍的小亚婷的小脸上隐隐有一丝忧虑与迷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